自在不羁的伟力与情深——英国女画家玛吉·汉布林

水之墙(蓝与金)

绘画中的父亲

自画像

阅读中的乔纳森

她是英国现代艺术领域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英国国家美术馆录用的首位驻馆艺术家,年逾七旬的她是少数几位同时在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等顶级艺术馆举行过个展的在世艺术家。

上周五,初次来到中国的玛吉·汉布林现身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参加她在亚洲的初次个展“美即惊骇之始:玛吉·汉布林的绘画艺术,1960-”的开幕式。展览共带来这位传奇艺术家包括油画、版画、素描写生和雕塑在内的60余件作品,让中国观众有时机对她自上世纪60时代以来的艺术创作得以近间隔触摸与全面了解。

展览主题“美即惊骇之始”语出奥地利伟大诗人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汉布林认为这句话完美描述了自己创作那些既美丽又强壮到令人惊骇的波浪时的感受。她尝试以无声画面呈现汹涌澎湃的海啸。

玛吉·汉布林最为人熟知的两个系列——“水之墙”和人物肖像,这次也悉数来到中国。稍加留心,不难发现“水之墙”系列中,每幅画中除了极具冲击力的挺拔水墙外,画作底部都有一段防波堤。汉布林以水墙比作大天然,把人类喻为防波堤,软弱的人类假如一味对垒强壮的天然,在历经一次又一次激烈撞击之后,可能会招致完全摧毁。

她的这批海景作品多取材于家乡萨福克郡的海岸景观。虽然早已声名远播,不过,她更情愿与世间各种潮流与派系坚持一定间隔。以前的近半个世纪里,她一直日子在间隔自己的出生地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里,那里远离伦敦艺术圈,却与海为邻,令她活得更加自在自在。也因为常常在熟悉的海滩漫步,她现已“解码”了波浪的声响,呈现在画作里的,便是理性激情和色彩跃动合二为一。

与“水之墙”的凶猛不同,人物肖像就要厚意得多。这些画作描绘了艺术家深爱的人们,他们中有过世的父亲、母亲,也有师友和自画像。她一遍一遍描摹深爱的人,直至他们濒死和过世,仍不停止。因此,此次展品里不少肖像画要么是在被画者逝世前几个月才完成,要么是在他们逝世之后才画完。之所以说它们浸润厚意,是因为汉布林秉持为爱而作的原则,换言之,她笔下的人物有必要是她深爱的人。也因为这个创作条件,她早年回绝为英国前辅弼撒切尔夫人作画,因为她对撒切尔夫人的爱情算不上爱。

不过,“水之墙”和人物肖像看似毫无关联,实则息息相关。正如知名艺术评论家约翰·伯格所述,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的哆嗦比人脸更杂乱,哆嗦宛如波澜涌过终身的海洋。画肖像画时,汉布林会先用炭笔在纸上画一幅素描,在这个过程中,开掘画面的构图以及人物脸部那一处处为韶光劝慰留下的印痕。只有做完这一切前期功课后,才会拿起调色盘在画布上尽情涂抹。

相关阅读